2018/06/02

讓學生有言論自由,也給教師教學自主權 | 蘋果日報

本文已刊登於2018年6月1日《蘋果日報》網路論壇 



靜宜大學徐姓教師在課堂上主張:「尊重同志,但不能讓家庭被破壞。不能讓一些人扭曲了家庭的真理,所以應該支持婚姻結合只能一男一女。」校方說:「教師的個人行為及言論予以尊重,但不代表學校立場。」校方對應此事的態度算是開明的。
(新聞背景:
「支持婚姻結合只能一男一女」靜宜女教師 課堂反同婚惹議〉)
蘋果日報網路版刊登本文樣貌

關於校方所說「教師的言論給予尊重」,基於教學自主權與言論自由,教師反同婚的立場並非不可在課堂存在。或許特定的立場會有學生不舒服,但教學內容是否得宜並不該以會否讓人舒服為準,關於同婚或是墮胎的爭議,這些意見都可在課堂與校園中闡述或發表。像是靜宜大學的「異同夢想社」提出課堂內容的批判與聲明,就是校園學術自由與言論自由的表現。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教師若發表挺同婚,一樣也會讓有些人不舒服。但,「讓人不舒服」的言論立場,不見得都要壓制。面對問題,關心社會,或是探索焦慮不安的淵源,則更擴大教育的功能。


至於,對於性別言論的歧見,有些勢力主張逕行提報校內或機構的性別平等委員會,彷彿憑藉來自更高一層的裁示可以教訓那愚盲的一方。但這樣藉由較高層級所做的裁決,不見得必然伸張正義,結果不論如何,也不見得讓人心悅誠服。像靜宜大學這次發生了挺同婚或反同婚的爭議,若校方針對不同意見就通令全校教師該怎麼做,這就會讓教師基於寒蟬效應而噤聲,形成了不利於校園發展學術討論的狀態。

在民主與尊重言論自由的立場上,若不是造謠,也不是用制度的優勢施行或煽動具體的迫害,那麼,各種意見都應可被充分表達。這次靜宜校園中的爭議,「異同夢想社」迅速地發表聲明與主張,顯示學生的獨立思考與行動能量,讓人激賞。站在教育的立場,如果教師能在課堂與學生多些延伸的探究和對話,這樣的教學將是更具深度與完整。

至於,本事件中教師的言論是否影響到與其理念不同者(例如支持同運者)或弱勢者的受教權,就目前的報導來說,尚是無法確立,仍須更多文本或事實來判斷。當生活中無處不是政治,若教師在課堂鼓吹簽署反同婚的公投連署書,是否違反教學應對政治中立的原則,則是另一層值得探討的議題。或許教師是否有開啟思辨的空間,才是不至於淪為藉勢宣傳政治取向的濫權。要檢視的是教師是否為特定目的忽視了教育本質,但今日很多性平的課堂教學卻似乎變成雙方互相監控與定位教師立場意見的狀況。要小心的是,當教學受到外界干預的影響變大,洗腦的技術將只是變得隱諱,但知識的對話難以發生。

現今大學裡師生已不再有那麼大的權力落差,就靜宜這新聞來看,學生的資源是足以抗衡教師的,但我們也不希望學校聽到學生、家長或社會的意見就依輿論市場導向任一方,導致教師必須壓抑或媚俗。當大學生與教師都有其知識的論據時,那就在交流所知的基礎上叫陣、對質與對話吧!爭辯與論理或許是體悟人間與形成共識的開始。

至於基層教育師生的位階狀態,就不像大學那麼可以制衡偏見和謬論了。今日的國民學校,總是加入了對校園資助的地方民代、集結的家長組織、校園團契或宗教的次團體、市場導向的教科書、填鴨式的灌輸、傳統子嗣養育的期待,國民教育還是瀰漫著主流威權對少數的漠視與對標準答案的信仰,膽敢挑戰教師與家長觀點的學生並不多。

但也無須太過沮喪,雖然當今大部分的國民教育,不管是什麼學科,教師一言堂是常態,不過,資訊傳播的管道多量且繽紛,若持續給學生良好自主學習的資源和引導,我們指望學生長出自己的判斷,讓教師也因此共學成長。



--------------------------------------------------------------------- Back to the homepage of "Bulletin of Mr. Q" 回到本網站首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酷叟 Mr. Q感謝您的閱讀與回應!